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鹰击长空

当时光把一层层的往事剥开,生命便进入了一个新的轮回。

 
 
 

日志

 
 
关于我

用真诚和友善面对朋友,用完美之心面对工作,用感恩之心回报社会,用执着和热情面对人生!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我的父亲母亲之一  

2011-06-17 23:09:37|  分类: 回忆录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父亲母亲之一 - 鹰击长空博客 - 鹰击长空

父亲节就要到了,本应该在父亲离世之日就写一篇纪念父亲的文章,但是丧事繁忙,思绪烦乱,纵有书怀之情,亦无提笔之力,满脑晃动的全是父亲往日的身影,和他那温和慈祥的声音。“六七”已过,总算能静下心来,默默地回首父亲的点点滴滴,用心底里流淌出的一行行文字,纪念、祭奠我深深爱戴的父亲。

父亲生于一九三四年农历的二月十五,那是中国人传统的元宵节,大江南北,万民欢腾,父亲便在这万民欢腾之日降生于河套平原一户贫穷的佃农家中。父亲出生后的体重是七斤,便由身为蒙古族的我的祖奶取了个蒙名“道勒斤”。

我的爷爷奶奶一生生育了三个子女,父亲是老大,姑姑是老二,二叔是老三。作为老大,父亲早早就挑起了家中的重担。九岁的时候,便给当地的一户老财放起了牛,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放牛娃。父亲生前常常和我讲起那段往事,九岁的孩子,瘦骨嶙峋,穿着破烂的单衣,日夜在荒郊野岭放牧着牛群,忍受着酷暑严寒,冒着饿狼吞噬生命的威险,还要忍受孤独、寂寞,每当黑夜降临,幼小的心灵便被黑暗和恐惧所吞噬,和白骨为伴、鬼火为邻的事常常发生。民国三十八年,河套大旱,饥不裹腹,饿殍千里,人吃人的事天天发生,爷爷为了一家老小不被饿死,扶老携幼,千里迢迢逃荒来到了达茂联合旗的坤兑滩乡大阳湾村。

到了大阳湾村,受到了我的姥姥老爷热诚的接待,尽管我的姥姥老爷也不富裕,但是他们还是竭尽所能,尽力帮助这户来自千里之外的逃荒人,从吃、到穿、到住都给了爷爷一家人极大的帮助。正是由于姥姥老爷一家的无私帮助,使爷爷一家人得以生存下来。也是在患难与共的岁月中,奶奶和姥姥结成了生死之交,她们成为结拜姊妹,顺理成章地给我的父亲和母亲订下了娃娃亲。

灾荒的日子很快过去了,爷爷惦记着远在河套的亲人,于是在来到阳湾村两年后举家又回到了河套。1947年的秋天,国共双方的战争已经向共产党一边倾斜,国民党的兵员日渐枯竭,到处抓壮丁,搞摊派。爷爷为了避免自己的儿子被抓丁,再次举家来到阳湾村,这一来,就是祖祖辈辈的永久定居,直到现在。

来到阳湾村后的第四年,按照当年的婚约,父亲和母亲成婚了。这一年父亲17岁,母亲16岁。母亲自从嫁到朱家后,便挑起了朱家十几口人的生活重担。我的奶奶由于出自大户人家,对母亲的要求异常严格。母亲生来性格温驯,不管奶奶说的对与错,从来没有说过一个“不”字。任劳任怨地认真做好每一天的每一件事。1952年,也就是父亲和母亲成家后的第二年,我的大姐降生了,对于朱家第三代的第一位千金,大姐无疑是全家人娇宠的对象,之后,母亲接连生下了五个女儿,爷爷奶奶期盼已久的孙儿梦迟迟未能实现,于是,迁怒于母亲,母亲的日子很不好过,绝望之际,抱养了我叔伯二伯的次子。抱养后的第三年,也就是1962年,我来到了这个人世,全家人喜出望外,犹如新中国建立一般的兴奋,母亲的地位自是高了许多,家庭中男少女多的格局被打破,也因此而改变了一个人的生活命运。已抱养在我家生活两年多的叔伯二伯的二儿子在我奶奶的强制下被又送回到他的生身父母身边。那是一个农民的家庭,被送回去后,处于一个爹不亲娘不爱的境地,和身边的兄弟姐妹也比较生疏,造就了他以后性格上的缺陷,也因此而在农村生活了几十年,弄得浑身是病,如果他还在我家生活的话,那么他现在不是干部也是工人了,最差也是市民,不至于弄得浑身是病,饱受病痛的折磨。

 

  评论这张
 
阅读(352)|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